行走的蔡司镜头

你不会真以为三焦点人工晶状体只能看清三个点吧

发布时间:2020-08-20作者:三焦点晶体

标签:

编者按:

都说高山仰止,但世上却从不缺少渴望攀登的人。但同样高耸的山峰,既可以有险峻的,也可以有平缓的。对攀登者来说,两者的体验可谓天差地别。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看到这些山脉,很多眼科医生可能会第一时间想到一样东西:离焦曲线,两者看起来不是特别像?可以理解的是,险峻的离焦曲线和平缓的离焦曲线,让患者的体验一定也是千差万别。
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离焦曲线,到底是啥?


其实只要知道了离焦曲线是啥,它想干啥就好理解了。眼神锐利的飞行员,能在遥远的天外迅速寻找找到刚刚现身的敌机,能工巧匠能在咫尺的距离观察工件的每一个细节,他们的眼睛都特别好,好的方式却不一样,前者远距离视力惊人,后者近距离视力完美。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如果想比较一下两人谁的视力更好,只比远距离视力或者只比近距离视力显然都是不公平的,合理的比较,是从遥远的天外开始比,一直比到近在眼前的视力,然后把所有测出来的视力,连成一条线,看看谁的线更好。

山不动我动,用透镜换距离

既然离焦曲线测量不同距离下的视力,然后连成一条线,那么为什么它的横坐标却不是距离,而是度数呢?答案是如果真的把视力表拿到不同距离的地方摆着,然后测完视力再换一个距离接着测,工作量太大,所以本着“山不动我动”的原则,临床上一般用插镜片的方法。具体操作是:我们先测好患者的远视力,然后再在患者面前先加镜片,一般来说是从+2.0D开始以0.5D为步进一直加到-4.0D。然后以视力为纵坐标,增加的镜片屈光度为横坐标,将各个点的视力作为一个连线,那就是离焦曲线了。
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离焦曲线,也不完美

其实在临床上,用离焦曲线来评估患者视力的手段并不是很普及,最大的原因恐怕在于费时费力,即使是熟练的人员来操作,测完一个离焦曲线大概也要二十来分钟。有人想偷懒,插片验光时以1.0D或者1.5D的递增来测量离焦曲线,这样测量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。Wolffsohn在2013年时专门写了论文阐述这个道理[1],他甚至推荐了应该以0.25D为单位来递增,只是这样更加费时费力,恐怕更加难以流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测量离焦曲线时辐辏反射和瞳孔收缩的影响被忽略了,这显然不是患者在生活中最真实的情况。在临床中,其实测量双眼的离焦曲线更加能反映患者的真实视力情况。

离焦曲线反映的是患者的全程视力

之所以离焦曲线现在会这么火,是因为多焦点人工晶状体的大力推广,只有离焦曲线才能真正反映多焦点人工晶体植入后患者的全程视力,如果装完多焦点人工晶状体之后,只给患者测量一个远距离视力,那就好像拿着ipad当砧板用,虽然也可以用,但实在是暴殄天物。

Pad当砧板用,暴殄天物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只有离焦曲线才能反映患者的全程视力可以有多好。换句话说,术后患者的最佳矫正视力视力好已经不再能满足需要,需要术后患者全程视力都好才算好。

不仅仅是三个焦点好,而是全程视力都好

有一种误解,认为三焦点人工晶状体只在三个焦点上的视力非常好,不在这三个焦点时,看东西就不会不清楚,看东西会有卡顿感,就像2G时代用手机看视频一样。

是否这样,我们直接来看数据说话。首先看一篇文献中[2],单焦点人工晶状体和双焦点人工晶状体的离焦曲线的对比。单焦点人工晶状体的在-3D以后,飞速下降到0.6logMAR以下了,这个有点像险峻的孤峰的意思了,而双焦点人工晶状体的视力还能维系在0.1logMAR以上,这个就像连续的山脉的意思了。
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没有比较,就没有伤害,我们再来看看,双焦点人工晶状体和三焦点人工晶状体的离焦曲线的对比[3]。三焦点人工晶状体植入后,视力一直保持在又高又稳的范围。
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再来看一个单独的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AT LISA tri 839MP植入术后的离焦曲线[4]:在1D到-3D的范围中,视力一直保持在0.2logMAR以上。绝对不像什么孤立的山峰,简直就是层峦叠嶂的山脉了。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所以,你以为三焦点人工晶状体植入后的视力可能像这样: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而实际上,一枚优质的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植入术后,患者的视力是这样的:
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


结束语:
蔡司三焦点人工晶状体最大的优势在于不但能保证视力好,而且能保证视力稳,也就是提供所谓的全程视力。不管把中间的焦点设置在80cm处,还是60cm处,目的其实一样,都是为了保证一个强大的中间距离视力,中间的这个焦点并不是只是仅仅提供了一个视力好的焦点,而是将从近到远的视力都烘托了起来,使得患者拥有了良好且顺畅的全程视力。也希望随着三焦点人工晶状体的广泛推广,能有越来越多的患者从中受益,拥有光明健康的生活。

参考文献
1. Wolffsohn JS, Jinabhai AN, Kingsnorth A, et al. Exploring the optimum step size for defocus curves. Journal of cataract and refractive surgery. 2013; 39(6): 873-80. 2013/05/22. doi: 10.1016/j.jcrs.2013.01.031
2. Lenton L. Visual performance in a flight simulator: multifocal intraocular lenses in pilots. BMJ Open Ophthalmol. 2018; 3(1): e000139. 2018/08/21. doi: 10.1136/bmjophth-2017-000139
3. Liu X, Xie L, Huang Y. Comparison of the Visual Performance After Implantation of Bifocal and Trifocal Intraocular Lenses Having an Identical Platform. Journal of refractive surgery. 2018; 34(4): 273-80. 2018/04/11. doi: 10.3928/1081597X-20180214-01
4. Kohnen T, Titke C, Bohm M. Trifocal Intraocular Lens Implantation to Treat Visual Demands in Various Distances Following Lens Removal. Am J Ophthalmol. 2016; 161: 71-7.e1. 2015/10/04. doi: 10.1016/j.ajo.2015.09.030

来源:视远惟明 · 惟视眼科

相关文章

最近更新

附近的医院

查看>

根据您的地理位置,为您选择附近合适的医院,您也可以了解附近医院的相关介绍。 更多

关于我们

三焦点晶体为白内障、老花眼、高度近视等提供三焦点人工晶体资讯,其资讯包含国内外的文献综述、权威的科学研究报告等,网站汇总各平台关于三焦点晶体的资讯,致力于让大家更了解三焦点晶体。

合作伙伴

COPYRIGHT©2016-2022 三焦点晶体 沪ICP备18031858号-1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31011002004103